Archive for 一月, 2010

一人終老時,假如

星期三, 一月 27th, 2010

那天睡前
構思著小說情節無法入睡
當我老了的時候
我擔心
沒有人繼續想妳
這樣
妳會在哪裡?
那時
很快地,我們都會知道答案。

文學史拿了98
請與我一同驚呼
我想看看妳
但只能往心裡看
費心打完另一份140000字的筆記
不要幾天
便要往另一個背誦的地獄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像三年來克服期末考一樣
克服它
這數十萬字
這二十多日,整天

老實說
我挺害怕的
但我有妳
我有慢跑
還有

希望

這是我的人生
也是妳的
我能締造的
都將歸諸於妳
尤其是我記著妳
我希望還有人能探頭看看
我們的輝煌
我們的青春歲月

考完碩班見
梓毓寶貝

熱水澡

星期四, 一月 14th, 2010

愛或是想妳
擁抱或是追憶
很像冬天洗熱水澡
夏天從冷氣房忽然走進室溫
冬天裡慢跑期待著體溫一刻刻戰勝孤冷
或是鬍鬚張的滷汁

一旦充斥
便不願放手了

而今我是靠我自己在重建
又不完全只是我而已
這樣懷著妳心中頗感疑惑
無解的題尚在空氣中任人穿梭

珍品

星期一, 一月 11th, 2010

時光
如珍品散佚

那畫裡有妳
暈著白光
染著薄雲

活著在哪一個世代
恍恍忽忽的我
無能再濕潤誰

滿溢

星期日, 一月 3rd, 2010

我看見
我自己急切的模樣
出發前以泛泛的細膩
為妳帶上一件外套、一條圍巾
急著想看見妳的眼神
有沒有一絲安穩

為妳戴上安全帽、闔上帽蓋
妳的頭微微地調整顫動著,怎如此可愛?
天冷
記得帶外套本不算什麼
該密合的心早已貼得緊緊的
如果下雨
我還記得那次如何說服妳
把妳包得密不透風保證不冷
安全帽、口罩、雨衣、鞋套
坐在後座
環著我的腰,如果很冷的話有時不會
有時妳生氣的話而我還沒
我主動拉妳的手環著我
抵抗多微弱!

看吧
不冷吧
對不對?

那些時候
我摸摸妳的頭
妳的心滿起來
我的心滿起來。

total of 17517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