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0

六年十一個月,我不知道要去哪。

星期四, 四月 22nd, 2010

記憶尚未零落
習性則已怠惰
不知道要去哪找妳
也沒有買上一瓶統一巧克力牛奶
有時候儀式性的作為有點用
有時候
一個字也寫不出來
像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
卻也只有記得

不行
我還是得買瓶巧克力牛奶

不論怎麼做
依然還會想起妳
所以才有點安心吧

我今日受了啟發
原來
我們這樣也叫作遠距離戀愛
我們的人生
怎總避免不了類似的遭遇?
這樣想
這樣愛
不知道算不算數

人生常常很難解
轉眼間我失去了
然後又進入另一個階段
就連死前都是面對著生命的疑惑

文學的路
我似成功轉了向
成就什麼不敢講
反正就是作夢
誠實、勇敢地作
在這塊
我可以全心觸及妳的心靈
這對我來說很足夠了

觸摸一陣
也要離去了。

total of 17528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