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0

七年四個月

星期三, 九月 22nd, 2010

今天中秋,也是我們七年四個月紀念日。每每到了紀念日,我總不免想起當兵的時候。大概是在一起三個月的時候吧,我在泰山飛指部受部隊訓。環繞著長條型獨棟寢室房子的是黃土地,一群盲目的新兵在那快樂生活。我的心裡很想妳,因想妳而苦,因想妳而甜。每天排隊打電話給妳講那幾分鐘、幾秒鐘話實在不夠。我記得,我寫了一首短詩給妳,不知道跟誰借了手機(那時候是不能帶手機的),打成簡訊傳給妳。那首詩把三個月的紀念日的字眼、精神打了進去,一方面證明我有多想妳,一方面想給妳一個驚喜,讓妳隨時感覺到我還在妳身邊。我現在,也遺失了那首詩了。妳簡訊的文字檔裡,沒有了。
我開始體會妳的心情。妳在一些紙片上抄寫我所曾傳給妳的簡訊內容,似乎這樣妳才把簡訊刪掉。有時候妳告訴我,妳手機的簡訊快滿了,妳已經刪到不能再刪……我也是。我把所有我們吵架的簡訊都刪掉了,表示當下的生氣。現在我看到的,都是會讓我想妳到不行的,真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
這些文字,是我們,以及我們的愛情。最近我有點覺得自己在本質上變了調,不知道能不能回到以往那樣開心,自己跟這個世界也有些格格不入。這些時候,我盡可能地少說話,或者微笑。進入某些回憶中。
希望妳不會覺得這樣不夠健康,或者我不夠努力。我會繼續走下去的,邊想妳。我愛妳,梓毓寶貝。妳說,妳喜歡我這樣叫妳。這樣讓妳感覺我很疼妳。我本來就是。

total of 17710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