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勘查了路線,妳開心

2013/05/22

十週年快樂。後來我說,二○○三年春天,還沒在一起的時候,為了載妳從內湖到政大,我先勘查了路線,怎麼走比較好或比較快,妳聽我說,妳開心。內湖一切早已變得好多。我來回刻意行經港墘路妳舊家旁文心牙醫,繞一圈737市集,再騎去政大茶亭買了杯綠豆沙仙草這種莫名又好吃的玩意兒,走到政大莊敬女舍。暴雨裡,看見了很多事。包括,這座安全島,是我當兵放假的晚上,從桃園騎到木柵找妳再騎回士林近子夜時分,我睏到仆街的地方。妳不再要我這樣,但我們不能替愛情定義活。約莫第四年尾第五年,我們一度快不行,冰河期妳寄給我一首歌,tizzy bac的sideshow bob。我一直聽,好像偶爾更激昂了起來。那時,我坐在萬年一套任杯政治學新生大樓課室最後一排,和妳敲msn落淚,妳說,妳不見的對戒終於又找到了,否則妳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現在我右小指。我叫妳,不可以這麼危險,早上新竹馬路拐彎坡道還停車下來找半小時,快要遲到。幾次跑去新竹,推妳那臺破小50去修,器械妳是不行的,但我為何讓妳騎,為何教。有次後座陪騎,妳連紅燈都忘了看,妳不會停待轉,也不易架車。那時我還想,分期買臺新車給妳,至少剎車也安全些。再後來,妳被會計業壓得喘不過氣,一人在外地,不免沮喪莫名,我們聊,盡可能鼓舞,見面。夜裡聊到的最後一首歌,妳晚上聽著dorps of jupiter,妳說jupiter明明就是木星,我剛巧隨手買了本希臘羅馬神話,有印象它其實指的是宙斯等級的天神,只是不同系譜。從不相信,到相信。這首歌,很好聽。我想,最不容易的是,即便後來我們的人生設定、追求與處境已經錯位得很厲害了,我們卻一點也沒讓愛情的光與密散去。它是真的。



迴響已關閉。

total of 17514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