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4

十一年

星期四, 五月 22nd, 2014

好嗎?

幾年以前,事發以後,我一直憂慮著對我而言不明所以而妳曾極為憂慮的事:我會把妳忘了。我們兩個人的事,在我一個人的心裡,我常常覺得,只要身體的哪一根螺絲鬆動了,所有一切煙消,這件事怎麼能夠接受。我低著頭,在手扎上不斷書寫。夢醒的時候,少了一半的時間輕鬆沉溺,任由感覺穿透、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怕遺忘,幾十個夢,這麼,即時轉成文字,存在電腦裡。電腦比較值得信任嗎。

要是,是妳千辛萬苦才捎來的訊息,而我不小心掉了一地。

最害怕的事沒有發生,關於妳的記憶還沒僵化。有時候我落到自己的腦裡,覺得是一些很熟悉的場景,看見妳的時候,竟然有一種,不可以再將妳關在這裡的些微罪惡感。那個現在在我腦海裡的妳,還是完全的妳嗎。有時我藉助一些巧合,例如,怎麼可能這個時候傳來這首歌,什麼時候怎麼會發生什麼事,去閉上眼睛,想真正看見妳的表情。我記得,我在捷運上哭得好厲害。那些妳,真的是妳嗎?在我的心裡。那麼,不然妳在哪裡呢?如果妳不該再被我囚禁了,或者妳自願,妳該往哪裡去?

十一年紀念日,妳好嗎,快樂嗎,妳會對我說什麼。哇,這麼可能這麼長……不過是二年、三年、四年、五年的時候,妳說。那時候的我們,回首過去,高一的時光,不過小孩初長,妳是如何拓印到我內心的呢,多年輾轉,相聚離別,到現在,到我人生最後,我一面也見妳不到。但是總在重複的孤單裡,我閉上眼,去想妳。以前的妳,很要我如此愛妳,現在的妳,不了吧,妳會不會覺得我,不應該這麼可悲,不應該止足不前。但妳不至於不理解,我沒有不前,一切的一切,發展累積沉澱,照著妳偶然曾說過的話,我慢慢走在,依然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有一些緩常的進步,關於寫作與對世事的視野觀感。我沒有放棄,對於妳的(幸福)的想願,更沒有放棄,自己對於愛情的定義和感覺。沒有一次,我為了陪伴,讓精神與感覺崩落,讓它們變得次要。

但這個代價就是,我老了。現在,我的身心狀況,可能來到了人生的高點。如果我不能,如過往一般有幸,重新找到一面窗口,人性的,靈魂的窗口,讓我呼吸,再過一段時間,我的能力與條件將流洩殆盡,一間房子,一座城的牆,可能就此糊上。妳覺得我害不害怕呢?可人生最好的面向,於我而言,必須如此期待。我們已不再能因為計算,去討好扭曲,去聲稱一些不是真心信服的事。至少,我不再這麼過了。任何代價我都承受。

梓毓,我此生信服的是愛情。還會有人像如此美麗善良的妳一樣,信服我嗎?

十一年了。我愛妳。收得到嗎?

為了讓自己更加專注於目標,臉書那邊我是暫時不發文了,只收訊息,一些基本聯繫。為妳而寫的短篇小說入圍了決選,非常誠心祈求,這一切,能再多給我一些暗示,我還能不能這麼走,能不能這麼自我,任性。我很渴望,很渴望,妳能贏。渴望到我無法想像那種落敗後可能的失落感之大。我的能力如此有限啊,梓毓寶貝,要為妳開疆闢地,卻什麼也做不到。要是他們不能了解,妳可以嗎?那個,我對妳的想念。我很慶幸,那些畫面與場景還如此鮮活,只是不再更新。我尚且能夠如此不自珍地繼續愛妳啊,妳理解我就是這種萬方不宜就只想這麼討好妳的人吧。 

total of 177075 visits